我相信你肯定注意到外国人感恩节圣诞节随便什么节,桌子中央都有一个贼大的红油油的火鸡,一看就特别好吃对么?

那你有注意到每次这个火鸡都是完整的么?

那玩意,真难吃!肉质特别老,啃起来不像是吃鸡肉,像是吃硬纸板!整个火鸡,腿相对最好吃了,其他地方柴地让你怀疑人生。我认识的外国朋友都一致认为火鸡不好吃!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他们感恩节等一定做火鸡是为了忆苦思甜,跟咱们走红军路吃野菜一个意思。

速来以门票贵,门里面吃饭更贵著称的迪士尼,一份超大的火鸡腿才¥80!——那里面最最最普通的一份饭都¥70了,一个冰棍 ¥40~¥50,那个火鸡腿和你拳头一样大啊,还全是肉啊!你猜猜为啥这个价格?

火鸡腿
大不大?诱人不诱人?

迪士尼的火鸡腿肯定特殊处理过,做嫩了很多,在你逛了半天又累又饿的情况下,觉得还行,至少能吃,一旦稍微饱点,你就会觉得:又油又腻,贼难吃,什么玩意啊这是,白长这么大肉了!

而腿,已经是火鸡身上最最好吃的部分了。

......

它是真的不符合中国人的口味!(另外有一位答主的看法是:但凡中国人见过又不养殖的牲畜必定不好吃!)


好了,跟你说实际情况吧:我家养过。

就一只,别人送的,先开始小,黑不溜秋一只,也看不出什么大不同,我奶就这么当鸡养了。

但那玩意

长得丑,而且越来越丑;

脾气大,而且越来越大。

等它长大一十多斤的时候,丑的跟秃头鬼似的,隔壁小孩看它一眼就开始哭,

一眼不合就攻击,农村扛把子——大鹅都绕着它走,邻居都不来我家串门子!

最后打算杀了吃,出动了全家人都没逮住它——太能跑了,还能打架,跑起来像鸵鸟,打起来像袋鼠,长得还像秃鹫,这谁受得了?

最后第二天早上在鸡笼——它有个单独的笼子,出动了三个人,瓮中捉鳖才逮住它了。

我奶也不知道咋做啊,就按我们那做老母鸡的办法整个儿囫囵给炖了——得亏我们家是土灶,锅够大!

炖了整整一天啊——得亏我们家是山区,柴火管够。我奶拿个筷子一会去掀盖子戳一下,一会去看看底下的炭火,过了一会又去戳一下。从早上折腾到了晚上,终于端上桌了。

我妈闻着味道就没动手。

我爸那个向来不挑食的人,尝了一口,跟我说,这味道特别亲切,像啃我们家后头山上的木头渣子。

我和我弟一人分了个大鸡腿,然后表示:这啥玩意啊,下了毒啊?你们爱谁吃谁吃,反正我不吃!

我爷皱着眉头批评我们浪费食物,自己连撕带扯弄了一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最后

我奶那个过惯苦日子,甭管是啥剩菜剩饭都舍不得,一粒米掉地上都要捡起来的人,连锅一端,整个儿倒出去了。

倒到狗食盆里,

我们家狗都不吃!

via 皮卡了个秋

Continue! 继续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