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最近更新于 2020 年 06 月 20 日 ,由于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如若发现请留言告知。

第 1 节

上周去拜访 f 父母,又赶上经期第一天。尽管我用了加长加宽安睡夜用外加里三层外三层的卫生纸外加睡裤,我还是第三次把经血搞到了他们家床单上。更崩溃的是这次掀开床单来发现床垫上也印了一片,手忙脚乱的想把床垫的罩子拆下来,拆了半天发现这种老式床垫是不可拆卸的,洗唛上书:请用湿布蘸温和肥皂水擦拭。擦你妹呀。

我脸上一个大写的囧。f 说没事没事,我下楼去跟我妈说。我说咱能别说么。他说也没多大事,至少我得把床单拿下去洗,还是得说嘛。他就下楼了。

这已经是我连着两个月把经血搞在尴尬的地方了。上个月的这个时候是参加一个会,住的酒店高大上,然而第一天晚上我突然发高烧,一觉睡死过去,月经竟然好死不死地提前来了两天,夜里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大血崩。第二天在血泊里醒来的我发现酒店雪白的床单已经被染了个通透。惊魂未定的我掀起来床垫,发现还好在主床垫和床单之间还有一层床褥,床褥至少还能洗。

然而我回想起来以前在国内住酒店搞脏床单的经历,有些酒店是要求赔偿的,这种高大上的酒店尼玛我一个失业妇女赔得起?转念又一想,好点的酒店不都是以服务取胜么,连点血迹都处理不好还充高端酒店咩?我只是一个被自己的经血吓到的普通女房客好吗。我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地安然离开吗?可是我还要继续住两天,等下开门来打扫的工人会怎么想…… 始终无法摆脱负罪感,我又给人添乱了!最后我写了一个致歉的纸条放在床上,匆匆赶往会议。在一整天的车轮式的讲座和讨论里我始终心神不定。好在当天回到酒店时发现一切都已经被清理置换,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睡觉

而在 f 家时,那个早晨在酒店醒来的感受又原原本本的回来了,那种焦虑,无助和自责……

我忐忑了一下也下楼了,f 妈妈正在煮早茶,看到我笑眯眯得说早上好!我哭丧着脸说我又作案了 I have committed crime again。f 妈妈说,哎,你说你是故意的么?不是故意的事情就不是你的错。这种事情都难免嘛。她走过来紧紧地抱住我,撸了一下我乱蓬蓬的头发,说,诺,喝热茶,别瞎紧张了不然肚子疼。

经过 f 妈妈提醒,我也开始想,我为什么要自责呢?为什么要为不可控的事情而有负罪感?焦虑和无助也来自于负罪感。我想起来小时候记得我妈一觉醒来发现经血漏在床单上时那种夹杂着恼怒和自责的情绪,不过经血印自己床上不过是清洗的麻烦,如果是印在朋友家里、宾馆酒店,简直会变成要命的奇耻大辱。不同于其他从身体排出的东西,这道从体内汩汩涌出的血完全不受意识的控制。它自由,随意,不可捉摸,常常伴随阵痛,捉弄起人来轻车熟路。

第 2 节

时间推回到小学五年级。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阴沉的下午,秋末冬初的校园里,落叶跟着寒风打转。而我正在参加一个校级合唱比赛的排练。像大部分的校级活动,这个合唱并不是自愿参加的,而是每个班都抽人来凑数。我本来挺高兴能少上半天课,但是那个下午的排练是一场噩梦。我不仅走音,腰酸背痛,站不稳,还觉得出奇的冷。一个装了七八十个大声唱歌的孩子的教室是不可能冷的。但我冷得直打哆嗦,手心出着虚汗,脚好像踩在棉花上。好不容易混过了排练,我筋疲力尽走在回家路上,突然感觉到大腿根处一阵冰凉,心里有了一丝猜疑,月经?

大概几个月前我妈已经详细跟我讲过会来月经这件事,但根据我当时的理解,这事情至少要等我十四五岁才发生吧,然而它的确发生了,第一次月经发生在十一岁。

后来我听人说这叫早熟。这么说我的是一个应该跟我妈差不多年纪的阿姨,或许是某个小伙伴的妈妈,也或许是我妈的同事,我已经不记得了。当她听说十一岁的我已经来月经以后,挑起眉头说,这有点早吧。你这是有点早熟呀,是吧。

我不太能理解她挑起的眉头的潜台词,但我已经能感觉到 “早熟” 说的是跟发育有关的,不太好的事。早熟,早恋,早 x,这个模式的词是表面上是在描述和年龄不符的发展,实际上却是在谴责某种童稚、童贞状态的颠覆。我成年以后并不是没有遇到过类似让我皱起眉头的情况,比如看到五六岁的小女孩扮起性感参加选美。可月经并不是我所作出的早熟姿态。月经是不可选择的。

绿植

于是月经(我们成为 “来例假”)和胸部发育一样,都是不好的,可耻的,需要遮遮掩掩的事。我早已经为我的 “早熟” 背负了沉重的负罪感,我羡慕那些还没有发育的女孩,一面羡慕她们笔直单薄的身板,一面惊恐得注意到自己的身体一天天膨胀充实起来。对胸部发育的羞耻让我养成了含胸驼背的习惯,多年后才纠正过来。

相对于对体型的焦虑,月经因为有私密性而相对不那么难堪。那些注意到我来月经的同学通常是自己也已经来了月经的同学。所以月经在我这里除了带来略害羞的感受,并不是一个大灾难。更有甚者,偶尔我会在来月经的日子里有一点点超前的感觉,“早熟”,说的是现在的我比同龄人多一点点成熟么?哈哈。对那个年龄的小孩来讲,任何让自己 “与众不同” 的秘密,哪怕是月经这种平常的事情,都是建构自我意识的一部分,当我在每个月这些 “特别的日子” 里观察经血,观察冰凉的小腹时,会觉得这个秘密不可伸张,但并不令人讨厌,甚至,有点亲切。

第 3 节

上初中的时候体育课还未像高中时那样被全面取消,所以每周总还有两节课需要在操场上跑圈,打球。这个时候每个班都会有几个女生跟老师挤挤眼睛做出痛苦状,体育老师也通常是从鼻子里出气,默许她们站到队伍外面来,在别人跑圈的时候站在一旁说笑。我并不讨厌月经,大概原因是我身体健康,痛经不严重,痛经很多情况下被我当成逃体育课的理由而已。我发现这么做的不止我一个人,有那么几次,以月经为由不跑步的女生几乎占了三分之二,体育老师一脸的不高兴(“我就不相信你们都……”),但也不能说什么。

我所在的那个小城市,并不开放,但也没有闭塞到来月经的人会被指指点点,或者卫生巾会被男生扔来扔去地嘲笑。月经多少还是带点神秘感,女孩子们谈起月经的时候会压低声音,我在那个时候跟小伙伴们学会了大姨妈的说法代指月经,但我不爱用这个词。现在想起来我好像从来不会主动用这个词!我还是坚持土气的说法 “来例假”,因为大姨妈这个词只会让我想起我亲爱的大姨,她是个通情达理的农妇,性格开朗为人公道,做饭很好吃,还会炸油条。她可跟跟蘸在我内裤上的鲜血没有一毛钱关系。

教室

所以回过头来看,我在月经上经历的耻感并不算多。早在月经前就从妈妈那里得到了会来月经,月经这件事很正常的讯息。中间没有因为月经而被羞辱的经历,唯一的相关耻感 “早熟” 主要还是身体发育方面的,也就是说月经的耻感,并不来源于每月流血的事实,而是来源于它的出处,与神秘可怖的 “性” 相关的出处。那些只在生物课本上被提起的词汇,阴道,子宫,我知道经血是经由它们排出来的,而这个出口的上方通向哪里,全靠想象。

但是这种无知并不给青春期的我们造成困扰。当时在我生活的小镇,经期唯一的选择就是卫生巾,这种固定在内裤上吸收经血的卫生装备,并不能给我们更多关于身体的感触:经血流出来,被卫生巾稳稳接住,然后撕掉,抛弃,换下一个。无需知道经血流出的过程是怎样,无需了解它的通道。把排出物丢弃就好了。最大的麻烦不过是闷热潮湿的环境可能造成的感染,瘙痒,以及经常的,卫生巾并没有履行好职责,没贴正位置,或者一个跨步扯歪了,再或者是血量惊人的那几个小时,卫生巾对子宫收缩而喷涌出洪荒之力束手无策:经血蔓延到内裤上,甚至绵延到外人可以看见的范围来。

第 4 节

后来我上了大学了,发现大学超市里有一种叫卫生棉条的产品是跟卫生巾摆放在一起的。好奇如我当然要拿起来看一看,包装上说这个东西用起来很清爽,会让人忘记月经的存在,而且不容易发生侧漏。难道不要试试么?这东西分大中小号的,一包才十来块钱,试错成本低,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而且我们住的寝室是四人一间,带一个独立的卫生间,还是座便马桶,我又是清洁狂人,恨不能两三天刷一次,也并不担心卫生问题。唯一担心的是这个小棉条好像比手指略粗一点,会疼么?还是先问问旁友们?

我转身回到寝室里问了一圈,同寝室的三个人都比较亲密,对棉条的反应是也比较中立,都是说,没试过呀,有点害怕,会不会疼啊?你想试试也好,你试过了给个测评哈。

宿舍

但是光看棉条使用说明我还是心有疑虑,又跑到隔壁寝室去问,说我要尝试棉条啦,有没有人有经验。然后平时处得不错的这四个人一起把目光从韩剧投向我,是那种 “认识两年了我今天才知道你是这样的傻逼” 的惊异目光。最后,大家干脆地非常一致地说,没用过,而且,打死也不会尝试。

其中一个用非常不耐烦的跟傻逼解释问题的语气对我说,xx,我知道你女权,这我没意见。但是我觉得棉条真的是太激进啦,放到身体里的东西总归不好,不安全的。网上不说有中毒休克还有死亡的案例吗?怎么样你自己决定吧,话我已经说清楚了。处女膜你不在乎是一回事,东西放进里面是另一回事。你非要试我也拦不住你。

我……

我们真的是在讲用不用卫生棉条的问题吗?她的语气好像是在劝我吸毒不可取,不要上贼船。把棉条放进阴道里这件事真的有那么激进咩?wait,我好像是经由她的提醒才注意到这件事可能跟 “女权” 还有点关系。选择什么样的月经处理方式是一个女权问题么?月经,是一个女权问题么?

第 5 节

大概这在那位劝我不要尝试的旁友眼里,用卫生棉条只是一个要标榜特立独行的 “女权” 行为,大概就是年轻人不负责任的瞎胡闹。当然,好奇如我还是要试一下这个跟毒品一样危险的卫生棉条。

然而故事的结尾一点也不励志:我费尽千难万险把棉条塞了进去,却没有得到包装上许诺的美好使用感受。棉条的触感是干涩的。可能是宫颈口敏感,即使多次调整放置位置,不管是放在什么深浅的位置,我始终能感受到这玩意儿在体内的存在,而并没有达到包装上描述的,棉条会处于阴道的无感区从而使你忘掉它的存在。

卫生棉条

忘不掉啊尼玛!忘不掉的结果就是始终很在意身体里有这个硬硬的东西,然后当然就莫名紧张,导致更严重的宫缩,当然就痛经了。于是我在这个升级月经处理方式的战役上败下阵来:我并不能开心地跟人夸口说,看,棉条很好用的,从此我清爽自如,再也不侧漏啦!

我在以后的几年的不同时间里陆续又尝试过几次棉条,包括不一样工艺设计的 “更好塞” 的棉条,使用导管的棉条等等。“塞” 这个环节到最后不再是难题。难题是我敏感的身体总是在提醒,呐,这里有个东西哎,怪怪的。然后毫不留情地赐我肚子疼。这么折腾的结果是我无奈地退回到卫生巾的阵营里来。

有旁友们说,卫生棉条有异物感是因为没有塞对等等,我只能说人的体质和体验各不相同,我已经分多次参照各种论坛的指导做了不懈的努力,还是别扭。我猜想是因为棉条的吸水性太强,而我对干涩比较敏感?而且我异常神经质地排斥挂在那里的棉线,棉线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体内一个压硬的棉质子弹头的存在。

第 6 节

直到上周第三次把经血印在 f 家床上。我终于熬到了月经侧漏到忍无可忍的那一刻,也恰巧在豆瓣上看到了两篇关于月经杯的科普,按图索骥找到了 youtube 上那个小姑娘 Bryony 的月亮杯科普。搜 Precious Stars Pads 可以看到她一系列的月经杯研究,包括如何挑选第一只月经杯,使用技巧以及不同品牌、规格的月经杯的测评等等,非常丰富全面。

# 考虑到不少人观看不了,可以点击这个链接下载:How to choose your first menstrual cup

我是在月经侧漏后的当天开始全面学习月经杯的知识,f 看着我窝在沙发上,猫着嘴绷着脸听那个牙套小姑娘一个个讲解月经杯奥义,笑得合不拢嘴。我说请不要笑了,我很紧张的好么。现在想想这种紧张完全是精神作用,因为不管是性生活还是自慰,我不觉得插入是个多恐怖的事情。但如果插入的目的是检查宫颈的高度,也就是说自己用手指去摸宫颈口(网上的描述是像甜甜圈一样的开口,手感有时候像皱起的嘴唇有时候像鼻尖,尼玛这个描述把我吓得更厉害了),我会吓得打一个激灵,浑身发冷。这种过度的紧张导致了我歇斯底里的反应,比如控制不住的大笑或者大哭。

我是不是该把这种过度紧张的反应看成是把身体神秘化的结果呢?毕竟 youtube 上那个小姑娘讲起宫颈高度就好像在讲晚饭沙拉配方的样子。而我想到阴道,宫颈,上方就是子宫,在身体内部密密地跟其他器官紧紧挤压在一起,再想想月经那种鲜血淋漓的感觉。不行了,光想想就要犯歇斯底里。

可即使是这样,勇敢的我还是想尝试新事物!!我上药店考察了一圈,当时是 2016 年夏天,瑞典这里药房只有一个牌子,产自芬兰的 lunette(猛戳去买)。我又在网上找到了 lunette 的使用视频,看了两遍,直到自己在理性上完全被说服了,决定试试看。

看不了 youtube 的旁友们可以看这里,可爱的肖美腻同学为青杏画的月亮杯初体验,图文并茂棒棒的。我第一次看时对她描绘的血崩场面笑了十分钟(这也算是因为害怕而引发的歇斯底里的一种)。美腻的初体验里有两个 bug,我在下面会提到。

lunette月经杯

我买的是无色的 lunette 1, 适合流量适中的青年女性。小盒子上里有说明书,还有一个浅绿色的缎面小袋子用来收藏月经杯。初次使用前需要在一个干净的锅子里放进很多水,把杯子煮上二十分钟。煮的过程要保证杯子一直在水里。网站上建议把月经杯放到一个打蛋器里,这样可以防止杯子沉底而引起变形。

等杯子凉到室温就可以使用了。初次使用最好在自己家的马桶上,流出充足的时间。网上建议可以第一次就把杯子的柄剪短,我建议先试过以后再决定剪,每个人的宫颈位置不一样,对手法还不熟练的使用者而言这个小柄的存在还是有意义的。

然后,用温和的皂液洗净双手,用温水冲一下月经杯,坐在马桶上,两腿尽量分开,一只手分开阴唇,另一只手用说明书上推荐的任意一种方法捏住杯子,慢慢地放进去。

等等,你觉得这个说法听起来很疼是吗?其实完全不。

听我说,完!全!不!疼!我和卫生棉条经历过不愉快的战斗,连导管式都觉得干涩,而这个小杯子塞进去的过程真的完全不疼。因为材质不同,光滑柔软的医用硅胶沾水以后非常亲肤。如果你已经适应了塞卫生棉条,只会觉得这个过程太简单。然后,用一根手指绕圈检查小杯子是否打开。

我是在月经的第二天第一次使用了月经杯,过程很简单,为了熟悉套路,我反复放置,取出了三次,并把杯子的小柄剪去了三分之二。体验是神奇的:我的确感觉不到这个东西的存在了,当然第一次使用我的内心还是怕的,一切潜意识还是在提醒我:那儿有个东西啊,喂喂喂。可因为毕竟月经杯的材质柔软,我的身体抓不到它刺激我的感觉,也就没法赐我肚子疼。这个温软的感觉在睡了一觉以后更甚:好像已经不怕了,好像身体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温和的小杯子。关键是它一滴也没有漏,也没有小棉线游荡着提醒我异物的存在。困扰我的月经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可以永久性淘汰卫生巾了!

几个 tips

1. 月经杯和卫生棉条的放置位置是不同的,这也是许多棉条使用者认为月经杯会漏的原因:放错地方啦!跟卫生棉条不一样,月经杯的位置不该在宫颈口,而应该是在接近阴道口的下端,这样才能保证经血的收集。

2. 月经杯漏不漏最主要取决于杯子放置的位置以及杯子有没有完全打开。初次可能比较难判断杯子有没有完全打开,这时可以用两只手指按捏杯子底部,通常这样杯子就会被挤到完全打开啦。还有一个保险的办法是把杯子推深一点,推到你平时放置棉条的位置,然后再捏住小柄,慢慢把它拖回阴道口。通常这样杯子就完全打开啦。另外,杯子的形状和材质以及每个人体质不同,也会有一定影响。可以多关注月经杯产品的测评,找到适合自己的款。

3. 不要学漫画里那样把煮过的热气腾腾的小杯子直接拿来用,阴道比手指敏感多了,会烫到的。用温水把小杯子冲到室温就好了。

4. 取杯子的时候,坐稳在马桶上,两腿分开,放松,想象一下平时排便的感觉。这么用力一点点就可以摸到杯子的柄了。注意,不要学漫画里那样捏着小柄把杯子生拉硬拽出来,在体内打开的月经杯就好像有一个真空封印,靠生拉硬拽的话,阻力很大的,这么用力拔出肯定会疼的。

杯子上小柄的设计并不是为了让人拽着取杯子用的,而只是通过拖动,让你更容易找到杯子的底部。Lunette 的底部有一圈一圈的放滑带,捏住小柄把杯子拖到阴道口,也就是杯底略出阴道口的位置,再用两只手指捏住杯底。这个时候真空封印就被解除啦,只要捏着杯底慢慢把小杯子拖出来就好啦,完全不疼,而且,不会喷溅。经血甚至只在杯子里面,杯子外檐都很干净。用图中那种生拉硬拽的方法不仅会疼而且可能会造成血案现场。

lunette月经杯

5. 我建议第一次使用的时候多折腾几次,练习放进取出,至少三回。这样很快就熟悉了。

6. 清洗超简单,但有一定的讲究:先用冷水冲洗,再用温水冲洗(温水冲洗不是必要的,主要是怕冷水冲完了放回去你会怕冷)。血有遇热凝固的性质,所以一定要用先用冷水洗,直接用热水冲的话,血的颜色和味道都会固定在杯子上(曾经不懂事的你用热水洗过内裤的话,一定懂)。

清洁小孔的方式也很简单,把月经杯装满冷水,再用手掌封住杯口,另一只手挤捏杯子,水就会顺势从小孔里出来,冲洗得很干净。不能用含油分的洗液清洗,lunette 有自己专门的洗液,但我认为不含油分的私处沐浴液就很够用啦。

一次生理期只在第一次使用时水煮消毒五分钟,其他时间每次取出来都水洗干净即可再次使用,可以每天晚上用洗液清洗一次,不方便的话就清水洗也行。

另外,根据 lunette 的官方建议,月经杯可以使用医用酒精或者专门的消毒湿巾擦拭,等完全干透以后再使用就行了,推荐给不方便水洗的使用者。酒精擦拭消毒的方法也可以代替每个经期都要煮杯子的程序。

我自己的做法是,白天每次倒空杯子以后用冷水冲干净,直接塞回去。睡前那次换的时候才用洗液洗一下,塞回去。每次经期结束以后,洗干净,用平常搓手用的无香 / 酒精基底的消毒液把里外搓一边,晾干收好。下次周期用的时候拿清水洗一下,塞进去。只在第一次使用前拿锅子煮过一次,然后再没煮过。嫌麻烦。

这么干到底卫不卫生呢?反正从使用月经杯以来我再也没有因为来月经而捂出来痱子或者妇科方面的不适。也没有异味。相比而言,卫生巾上新鲜的经血接触空气后滋生细菌,尤其在炎热出汗的环境里,可能是更不卫生的。不管换得多勤快,“经血暴露在空气里滋生细菌” 这个情况没法改变。

我们长久以来的迷思是,一次性的东西是清洁的(卫生巾,卫生棉条),可多次重复使用的东西是不清洁的。然而想想小餐厅里的一次性筷子,以及想想卫生棉条会在身体里留下碎屑这些事实(在 lunette 的视频里可以看到置入水中的卫生棉条荡起的一片碎屑),或许月经杯可以帮我们打破这个迷思?

7. 初次使用的两个周期可以用卫生巾或者护垫做额外保护,观察自己身体对月经杯的适应度,以及检测流量,弄清楚大概多久需要倒一次。

第 7 节

另外,关于月经是不是一个女权问题,以及月经处理方法是不是一个女权问题,我在 lunette 的页面上找到了一个博客(发誓我不是他们的托,稍微看了一下 lunette 在瑞典卖得好像比全球哪里都贵,心碎一地,芬兰,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好邻居)。

我觉得说得很有道理呢,贴出来看看

Can a period product be a feminist choice?
月经产品可以作为一个女权选择吗?

Yes it can, and we’ll tell you how.
是的,让我们来告诉你为什么。

We get it. Not everyone experiences their period in the same way. For some, being on your period is not at all a positive experience. Obviously, the team members at Lunette are proud of ours periods and we are happy to celebrate our bodies ability to menstruate! (Fun fact: Not all bodies menstruate. And not all people who menstruate identify as women.)
我们理解月经。每个人的月经体验都不尽相同。对有些人而言,月经的感受一点点都不美好。显然的,我们的 lunette 团队为月经而自豪,并且很开心的庆祝我们的身体有月经的功能!(有趣的事实:并不是所有的身体都经历月经。也并不是所有有月经的人都自我认同为女性)

Periods are red, not blue. Period blood is red. Period.
月经是红色的。不是蓝的。月经是红的。就是这样。* 深深地打脸那些至今还在用不明蓝色液体代表月经的卫生巾广告 *

女性

You don’t need to shame your periods. Approximately one billion people are on their periods right now, so you can talk about them. We do, and we recommend you to do the same.
不要为月经感到羞耻。目前全球大国有十亿人在经历月经,所以你可以讨论月经。我们讨论月经,而且我们建议你也这么做。

When you use a menstrual cup, you will be more in touch with your body. There isn’t any reason why you should try to hide your periods. With a Lunette cup, you can learn to track your periods and the consistency of the blood, and you will learn that your body can do this amazing thing that doesn’t need to be faded away.
当你使用月经杯时,你会更多的接触到自己的身体。隐藏月经是没有任何道理滴!使用月经杯,你可以了解你的月经和经血的质地,你会了解到你的身体可以做这件奇妙的事,并不需要躲躲藏藏!

Talking about periods will help the world. Yes, you heard it right. Billions of girls can’t attend school, or they are prohibited doing many things because they bleed. Periods are not a disease but a natural part how the human body works.
讨论月经可以帮助这个世界。是的,你没听错。这个世界上依然有成千上万的女孩们不能去上学,或者被禁止做很多事情,仅仅因为她们来月经。月经不是一种病,月经是人类身体运作的无比自然的一部分。

第 8 节

有旁友问冷水冲洗月经杯指的是冷开水的意思吗?不是哦,自来水冲洗就好了。然后又有旁友担心自来水带菌的,直接冲了再放进去是不是不好?其实我们的卫生意识是有挺多迷思的(就跟觉得一次性用品更干净一样),比如有多少旁友在自慰或者做爱之前是用冷开水洗的?或者用酒精消毒手指的?我相信是少数!少量细菌会被阴道自身的防御功能搞定。(如果真的有旁友每次都坚持这么做那我建议你每次都用冷水冲洗完月经杯后再用无香料无添加的消毒湿巾擦拭!卫生如你肯定走哪儿都带着一打消毒巾有没有)

使用月经杯有一个盲点就是国内的有些厕所情况不是很乐观,蹲厕为主,如果已经晋升为月经杯高阶使用者,蹲式坐式马桶都不成问题的,但对初学者而言可能压力比较大。而且很少在马桶旁边就有洗手池。所以如果使用公共厕所,自己得准备一小瓶水来冲洗月经杯。对此有疑虑的旁友,我建议:

减少换洗月经杯的次数。lunette 1 的容量是 21 毫升,一次月经的总量一般不超过 80 毫升,而月经杯可以放置在体内 12 个小时。也就是说,除了流量超大超猛的那一天,某些量大的人需要多倒两次之外,其他的时间里就一早一晚取出来倒一下洗一下就够了(平均在体内 8 到 9 个小时),完全可以在早上出门前和晚上回家时解决。只要杯子没有装满到溢出排气孔的高度,都可以安全地待在身体里 12 个小时!最重要的是操作时一定要把手洗干净!

补充一点,被人问过坐飞机用月经杯行不行,压力变化会不会导致漏,之前没经验就没回答。上次回国 9 个小时的飞机上刚好是月经第一天血崩,全程只用了月经杯,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很舒适,久坐也不会闷。飞机卫生间的狭小空间设计非常月经杯友好,水池就在手边,清洗起来方便。

via 豆瓣

🤣 90.7% 的聪明人都忍不住看了下面的文章: